第137章替四姐报仇

作品:三千繁花挽:美人嫡妃 作者: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:2017-12-08

  <br/>苏婉柠闻言更是大惊失色,长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父亲。

  她道爹爹心性凉薄,却未曾想凉薄至此,无论苏婉雪作了什么,到底是轻生女儿,他竟如此忍心?

  从书房退出,苏婉柠心中悲凉,若有遭一日自己对苏家无用了,爹爹是不是像舍弃她一般舍弃自己?

  而且,苏婉雪之所以会投靠皇后,就是明知苏婉汐不会容她。即便是回到苏家,也是死路一条,倒不如寻求皇后的帮助,即便是被利用,好歹是能保住一条命了。

  一路无话,苏婉柠回宫后,先去乾清宫回了龙炎帝的话,又去了锦汐宫,将苏瀚海要说的话都说了。

  最后说到苏婉雪的时候,到底动了恻隐之心。“爹爹说,苏婉雪到底是苏家的人,若她生下的是个公主也罢了,若是生了个皇子,便想个方过继到娘娘名下也是好的。到底她是苏家人,即便是住在坤宁宫,也不是姓刘的。”

  皇后捻着一方斯帕,身上穿了明黄色织锦软丝的绸缎,懒洋洋的窝在软榻上。闻言,双眸杀意闪过,冷冷道:“她既然去投靠了坤宁宫,便不是我苏家了。爹爹顾念父女之情,她可丝毫没有想过自己血液里流淌着怎样的血液呢。”

  苏婉柠听她话中杀意甚浓,可又不好当面反驳她,唯有诺诺点头,“一切单凭娘娘做主便是。”

  皇贵妃沉吟着,道:“在这后宫之中,唯有子嗣最为关键。无论你是否得宠,只要有了子嗣,便是有了依靠。本宫只得了个公主,若是苏婉雪诞下龙子,皇后的筹码就又多了一层。无论爹爹如何说,本宫是必要出去苏婉雪肚子中的孩子的。”

  “可自从上次后,皇后对她看的愈发的严了,不仅每日出入有人跟着,吃食用度更是样样精致,无微不至。”苏婉柠凝眉道:“娘娘,再想对苏婉雪下手,恐怕十分困难啊!何况她肚中胎儿并未成形,尚不知男女如何。”

  “若是知道男女,孩子都已经生出来了。”皇贵妃冷眉道:“此事本宫会令人去做的,你好好盯着刘静和,一旦有风吹草动,立刻上报。”

  她目光幽幽地落在苏婉柠身上,意有所指道:“林月湄失去孩子的那一晚,你到底在何处,大家都心知肚明的。若非你多管闲事,现在恐怕也简单多了。”

  “是臣妾糊涂。”苏婉柠低眉,“臣妾再不敢了。”

  “谅你也不敢。”皇贵妃眯了眯眼,“本宫累了,你下去吧。”

  苏婉柠便起身告辞去。

  回了灵夕殿,苏婉柠只觉得精疲力尽,身子软软靠在榻上,撑着额头,蹙眉沉思。

  锦荷上前为她揉揉太阳穴,担忧道:“小姐,五小姐往日里对你所做的一切,也从未看在姐妹情分上。今日,你为她,来日说不定又会害了你。这样的人,不值得你为她伤神。”

  “我并非为她伤神。”苏婉柠摇摇头,眉宇间尽是担忧,“爹爹下了决心要对付刘朝英,若是后者有闪失,只怕炎国朝政又会一番动乱。到时候,皇上又要伤神了。”

  锦荷眨眨眼,一时间忘记了动作,似听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,呆呆地看着苏婉柠。

  接触到她奇怪的视线,苏婉柠蹙眉,“怎么了?”

  “小姐,”锦荷一脸奇怪地看着她,“小姐现在是为皇上担忧吗?”

  苏婉柠被她这一提醒,不由得也愣了!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,开始在意他了吗?

  “我的目的,只是为了替四姐报仇,与整个刘家并未关系。何况刘朝英为国为民操劳一生,实在是可敬可佩。”

  锦荷听着这牵强的理由,也不拆穿,只道:“其实,姨娘说的没错,小姐是该为自己将来做打算的。小姐如今还年轻,即便是为四小姐报了仇后,也是正值妙龄。到时候,小姐何去何从?”

  苏婉柠抬首,悠悠打量了四周的红墙绿瓦,“进了这个宫,还能再出去吗?”

  进了这里的女子,哪怕是灵魂都被束缚在这个地方,永生得不到解脱。

  一如四姐!

  “我累了,你先下去替我准备一下,晚间去弦月阁坐坐。”苏婉柠眉目现了疲惫之色,和衣躺在榻上。

  锦荷为她抱来了薄毯盖上,掩了房门出去。

  晚间,路上行人逐渐稀少起来。苏婉柠并不乘轿,扮作了紫霞的模样,与锦荷一道去了满霞宫。

  也不惊动刘静和,只叫门口的太监进去通知了林月湄。

  那小太监不一会儿便出来,迎了二人进去。

  弦月阁内暖炉子有些暗了,灯火也只燃了两盏。林月湄只着了玫红的里衣,拥着毛被子坐在榻上。

  苏婉柠进去便行了礼,“柠儿擅自来,打扰了湄姐姐休息,还请姐姐勿怪。”

  林月湄一双眸子冰凉,也不看苏婉柠,冷冷道:“有什么话,你说了便是,说完立即离开。”

  她不请坐下,苏婉柠便站着,看了下左右的丫头,含笑不语。

  林月湄便有些不耐烦,叫了屋子里守着的两个丫头下去,“这下你可以说了罢!”

  苏婉柠自己找了凳子,在她面前坐下,才道:“事已至此,柠儿说的再多也是无益的,只等着来日真相大白,便是柠儿此身分明日。”

  林月湄眸子一闪,又故作冷漠,道:“你我本非同道中人,何必眼巴巴的来与我说道?只需要好好哄着静和便好了,回头你在皇贵妃面前,才好交差不是吗?”

  听她句句带刺字字讥讽,苏婉柠却并未放在心上,含笑道:“是否同道并无关系,只要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就行了。湄姐姐是个聪慧的人,自然不会容忍曾经欺辱自己的人好过的。”

  “想说什么,便直言罢!”林月湄大概是猜到了她想要说什么,终于将视线转向了苏婉柠。

  后者暗道果然爽快的,便开门见山道:“良殷真多行不义,良守害了我八姐,我不愿留了她性命。可爹爹与两首的关系匪浅,若是他出面,恐怕会遭人非议。柠儿想求湄姐姐帮忙,找到良守为官不良的证据。”

  <br/>

  

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没有下一章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