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趁人之危

作品:凤舞九天: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: 萧忆卿 更新时间:2017-12-08

  

  蓝柳转头看向在自己身下的剑灵。

  脸已经红到有些奇怪了。

  再看看自己的动作,骑在他的身上,衣服还被自己解开了。

  剑灵呼吸有些急促,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,什么。

  感觉到下腹一阵燥热,还有一个,有些火热的东西抵着那里。

  一点点靠近剑灵。

  剑灵现在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,没有抵抗自己。

  可是,人家还受着伤,蓝柳觉得现在难免有些乘人之危了。

  那一个吻落在了紧闭着双眼的剑灵额上。

  “现在还不行。”

  扶起剑灵,往床上去。

  “我去找些伤药,你先歇着。”

  看着蓝柳急匆匆跑出去的身影,剑灵脸更红了。

  自己刚才在做什么?期待?当她说出那句,现在还不行的时候,心里既然失落了?

  难道,自己喜欢上她了?怎么可能,在她身边这么些年,她不是没想动过自己,可是都被自己拒绝了。

  现在,自己既然想,想和她在一起?只是几天而已,为什么,会这样?

  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很快,蓝柳就把药材哪来,端起地上那盆水,走向剑灵。

  “主人,让剑灵自己……额……”

  “躺着别动,再乱动我就吃了你。”

  “吃?额……”刷的脸又红了起来。

  蓝柳早被这一身的燥热弄的烦心,这个身体的主人还真讨厌,为什么对那种事欲望那么强。

  “伤在腰这里还说是小伤,你骗我。”

  “剑灵不敢,真的是小伤,剑灵还受过……”

  也是啊,这个女尊的世界,男子学武,肯定接受过更多的伤害,这对剑灵来说,也许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蓝柳嘴角带了些细微的笑,总觉得自己很可怜,来到这里才发现,至少自己在父母的庇佑下过了二十年的好日子,更他们比起来,好像不过是小巫见大巫。

  “主人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包扎的认真的蓝柳并没有发现剑灵一脸的潮红。

  说到为什么对包扎这么厉害,因为训练的时候也常受伤,小菜一碟。

  有些时候觉得,自己都可以当外科医生了。

  什么刀伤,枪伤,摔伤,打伤,没有她整不好的。

  “怎么了,不说话。”

  “剑灵觉得,主人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哦?哪里不一样?”

  “主人是千金之躯,为什么会上药这种粗活?而且,只从主人醒来,再没打过我们。”

  “我,我还会打人?”

  剑灵点点头。

  “林侍候……”

  “他是我伤的?对了,我都不知道,他是因为什么事那样的?”

  “樵侍候说林侍候很重要的东西,你是当着樵侍候的面,打的林侍候。”

  “他是不是咬着牙说,他没有偷东西?”

  “主人,你……想起来了?”

  “别紧张,一时半会我是想不起来的,不过也有可能随时会回来。只是他的性子,我倒是能了解不少,不然也不会吃那个苦。”

  “主人,你还是她吗?”

  “怎么这么问?”

  “因为你的气息和主人,不一样。”

  “不管是不是,我现在是,虽然不知道哪一天会离开。”

  “可不可以不离开?”

  剑灵说出这句话,倒是让蓝柳想了想。

  对啊,要是她离开了怎么办?她不能喜欢上任何一个,因为她是个随时都会离开的。

  她只能给予他们家人的温暖,不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  否则,会害了他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那晶亮的眸子明显淡了下去,长长的睫毛搭了下去。

  蓝柳在剑灵的腰上上好药之后,饶了几圈纱布,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
  “绑个漂亮的蝴蝶结,就不疼了。”习惯性的说了这句话。

  看着战利品,笑容又收了回去,怎么会打蝴蝶结。

  拆了下来,从新打了个正常的结。

  这回轮到剑灵抬起头,没有说话,看了她一眼,表示关心。

  蓝柳摇摇头。

  “没事,想起了一个人。”

  帮剑灵把衣物整理好。

  小的时候,蓝柳很调皮,上树下水什么都会做。

  外婆总是宠着自己,什么都给她吃,什么都依着她,因为她只有暑假才去会外婆的乡下。

  每次受伤外婆都会说。

  “给我们家蓝蓝绑个漂亮的蝴蝶结,就不疼了。”

  那年夏天,外婆微笑着离开了自己,从那以后每次去乡下看外婆的坟头。

  都会长出很多的小草。

  坐在那里,好像外婆的触碰,柔柔的,没有半点刺刺的感觉。

  “主人,主人……有迷香。”

  “嗯?什么?……”

  一阵馨香,两人皆倒了下去。

  醒来的时候,周围一旁黑暗。

  但是隐隐听到啜泣声,有人在哭?

  难道是从那个蓝柳的身体里被赶出去了?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。

  光亮了,刺眼的亮让蓝柳睁不开双眼。

  如果自己是死人,那么这道光早就把自己弄得魂飞魄丧了吧。

  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,还真的不疼,还这么冰冷,不是吧真的死了?

  “把他拖出去。”

  一个人,是男人的声音,向自己走来。

  哐当一声。

  自己掐着的人,被拖走了。

  转脸一看,自己掐的不是自己,难怪不疼。

  可是那冰冷的身体代表着那个被自己掐的,不过是一具尸体。

  死人,自己的身边有死人?

  蓝柳这才看清了自己的处地,监牢。

  木质的竖条,还有铁链紧紧的绕着刚刚关上的门。

  这牢里清一色的男子,各个脸中都写着惊恐和害怕。

  剑灵不在,他去哪里了?

  尸体被拖走之后,牢门重重的又关上了,又是一片黑暗。

  “谁,谁能告诉我,这里是哪里?”

  黑暗中,蓝柳的声音显的特别吓人,因为故意沙哑着嗓子,看来自己是陷入一个淫丶窝了。

  手被人抓住,然后就到了一个人的身边。

  那人的手也很冰,只是掌心的温度让蓝柳知道,不是死人。

  “你是新来的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这里是混元宫水牢。”

  “混元宫?”

  说话的人明显有些惊讶蓝柳不知道混元宫是什么地方。

  “这里所有的男子,都是让混元宫宫采阳用的。”

  “宫主是个女人?”

  “男人。”

  这下蓝柳吓得松开了被抓着的手,如果是女人,直接表明身份也许还能活。

  男人?那不就是同性恋,要是被知道自己是女人,不就必死无疑。

  

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没有下一章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