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进府

作品:倾爱:穿越之暖雪天下 作者: 浅。。 更新时间:2017-12-08

  

  大红的轿帘垂下,将纷扰的尘世隔绝在外。

  所以,没有人知道,这喜轿之中,是一位如何离经叛道的新娘。

  突然,被遮得严严实实的轿帘动了一下,缝隙微露。一双灵动的大眼睛,透过缝隙,开始左顾右盼。

  紧接着,离轿身最近的轿夫,一向有“顺风耳”之称的小李,听到了下面一番话,“沫儿,你快看哪,有好多人以观礼哦,原来你们这里,结婚也这样热闹啊……”

  “哎你看哪,那个小正太又白又嫩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哎,快看啊,他看过来了。你说,他看到我们没呢……还有那里,就是那边坐着的那个。生得又老又丑,偏偏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……哎,你看,那美人还在笑呢!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……那个小美人,一定是被他买回来的。这种人,若被我碰到了…哼,见一个打一个,见一双打一双……这万恶的封建制度,旧社会……”

  那样露骨的话,仿佛风送浮冰,清脆悦耳中带了几分不谙世事的调皮。

  小李正侧耳听着,一不小心踩上了前面老吴的脚。

  他一个踉跄,差点扑倒,身侧的小齐眼疾手快,连忙拉住,在小李站稳时,嗔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那一眼,并未苛责,却让小李的心一阵难受。他知道,自己错了。

  要知道,帮这些官宦人家抬轿,一个小小的失误,连累的,是成班人。

  小李敛回心神,亦步亦趋。然而,那个声音,又来了。

  “哎呀,沫儿,你快看看啊,那条小狗,通体白如雪,好漂亮啊!那可是纯种的巴西犬!要进口才有的,原来,在你们这里,也有养西洋犬的习惯?改天,咱们也去弄条,好不好?……”

  听到这里,小李的思绪,又开始漫天飞舞。

  养番狗,住大屋,那可都是富家公子、小姐们才能做的事呢。

  可那“巴西犬”、“西洋犬”,那,又是什么东西?

  还“进口”?

  那“进口”,可不是吃么?

  要知道,一只纯种犬,动辄成百上千。是普通人家几年、甚至几十年的花稍,她竟然只是养来“吃”的?

  可惜之余,小李子又开始好奇:这说话的,到底是谁?

  “小姐,今天是您的大喜之日,麻烦您矜持一点好不好?没有一点新娘子的羞涩倒也罢了,还敢伸出头来看热闹,这可是在越国,若要是传出去,丢人丢到列国,可就麻烦了……”

  仿佛对说话的人,极大限度地宽容着,漠视着,最终忍无可忍。那个声音,啼笑皆非。

  听到这样的的话,那个声音讪讪地笑了起来:“嘿嘿,那个沫儿啊,你看,我这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嘛……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不是?不过,你放心,下次再嫁,我不看就是了。”

  仿佛因为某种畏惧,那个声音虽硬,却也识相沉默。

  红轿渐远,人流渐疏。乐鼓传来的缝隙里,有清风拂过的声音,带来落叶的叹息。小李子静静地听着,略显幼稚的脸上,是满满的笑意。

  过了片刻,那个声音又兴奋地说道:

  “哇,沫儿,你还没有结过婚吧,那,过一会儿拜堂,不是更好玩?也是,好不容易来一趟,不多嫁几次,怎么对得起自己嘛……”

  “什么?还要再嫁?你……”

  沫儿忽然目瞪口呆,话也不连贯起来,她望着脸皮比城墙角还厚的蓝雪,恨恨地跺脚,哼了一声,不肯再说话了。

  沫儿的沉默,更助长的苏暖雪的气焰。她撇嘴,眯眼,见怪不怪地说道:“我说那个沫儿啊,这,有什么大惊小怪值得的?我们哪儿的影视城里,玩这个游戏的人,可多了,经常要排队呢!还要拜堂什么,超搞笑的!”

  听阗苏暖雪不着调的话,沫儿气结,她翻了翻白眼,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,不予理睬。

  ……

  听到这里,小李子都有些啼笑皆非。敢情说话的这位,把人家成亲这样的大事,都当成“游戏”了呢!

  过了半晌,沫儿才闷闷地开口:“小姐,这里可不是列国啊,我们连一个可靠的人都没有,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,要改一下了,要不,会祸从口出的……”

  是啊,她们被作为棋子,送到了越国来,在这里,没有人可以帮她们一下,所以,沫儿是在提醒苏暖雪,别惹祸上身。

  “切……我说沫儿啊,你说的,我都知道。可这睁眼说瞎话的,可是不好,你当我真是你家小姐了……我们啊,就算是在列国,就有人靠了么?不一样的,你只有我,我只有你的?”

  “所以啊,我打定主了,那个八皇子,若是对我们好就罢了,若是对我们不好,我干嘛在守在这里?我们脚底沫油溜了不就成了?”

  不知想到什么,苏暖雪的声音,忽然沉了下来,她想起投缳的正主儿,那个和她同名同姓的人,话里,少见地带了些责备和质疑。

  沫儿的手,捂了过来,她一把捂住苏暖雪的嘴,脸上的表情,也变得惊恐万状。

  “小姐,你是不是嫌命长了,这话都敢乱说……”

  是啊,小沫早说过了,那个关于身世和死亡的秘密,一直握在她们两人的手中,有这个秘密在他们的手里,苏御史就不敢轻举枉动。而她们,也多了几分保障,就好象,她们的手里,还握着最后的一丝生机。

  而这个秘密,在越国里,也是她们两个的护身符,要知道,只有带着“苏御史大小姐”的身份,以及这个婚姻交易背后所带来的利益,才能保得她们,在这个陌生的异国他乡里,安然无恙。

  可小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苏暖这个人,根本就没把这些放在心上。她,不单单敢胡来,话也敢来乱说,你叫小沫,怎么不叫得半死?

  “小姐,这上底牌……”底牌你懂么?就是最后的保命符啊,若这底牌不在,她们两个,在这个陌生的国度,陌生的王府里,将会朝不保夕。甚至在片刻之间,人头落地……

  苏暖是个眼睛里容不下砂子的人,看到不顺眼,就想说出来。此时,看到沫儿惊恐万状地,对着她又是摇头,又是警告,眼泪都快流的样子,苏暖雪终于知道收敛了,得,这本来想找个姐妹,找个战友的,可没想到,现在,找了个妈,而且,是特别啰嗦的那种……

  在沫儿的眼神警告以及痛诉下,苏暖雪童靴只能悻悻地扯下小沫抓紧她的的手,一边扁了扁嘴,表示鄙视这个阻挡议论自由的家伙……

  “好了,好了,我不说,不说成了么……”

  苏暖雪扁着嘴,倒过来,劝解着沫儿,心里,虽然还是愤愤不平,可是可是,这痛诉的话,话,却无论如何,都不敢再说下去了。

  听到轿子里一阵沉默,仿佛有什么令人窒息的东西,在空气里蔓延,抬着轿子,听着八卦的小李子的心,也跟着提了起来,咦,这两人,怎么不说话了?

  她别不是有什么事吧!

  小李子渴望听到那个声音,甚至,听到更多关于那个人的事,要知道,那声音说的话,可以叫做离经叛道,嗯,这是事实,不假。

  可这声音好听啊,远远近近的听来,就好象是柔风拂过密密的竹林,细雨落在身后,俏皮的、精灵的、清新的、微甜的、煞是好听。

  小李子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好听的声音。所以,无论对方说什么,对于小李子来说,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年来说,仿若天籁。

  轿子里,也是一阵难耐的沉默。小沫本来还在生气。可看到苏暖雪一边打开她的手,还有写不满不服的脸,沫儿顿时觉得头大起来,这个小姐啊,可不是个吃素的主儿,无论什么事,都是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当面的,她都会应得好好的,可是,这一转身啊,八成就将她的话,话到九霄云外去了……

  小沫开始头痛起来,主子啊,你能争气些么?还是,你真嫌命第了?

  “小姐,以后,这话非但不能说,就是想,都不能想,你明白么……”

  小沫不想对苏暖雪黑脸,可看着油盐不进的主子,再为了两人的以后着想,可为了以后着想,她不得不再一次严重地警告苏暖雪:“你,都不记得了吗?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啊,我的姑奶奶,你就不能忘记它?”

  沫儿的话,令苏暖雪嗤之以鼻。她望着脸色苍白的小丫头,冷笑:“忘?怎么忘?那,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!……不过,你家小姐太没骨气。不嫁,逃就得了,干吗搞得自杀那么大件事……”

  话一说完,她就地转身,将沫儿手中的盖头红绫一扔,踩了上去,恨恨地说道:“我说能不能不盖这东西啊,结婚就结婚,要这些累赘物什做什么?”

  跟着,整个轿子都轻微地颤动起来,苏暖雪在跺脚,在诅咒:“我让你娶,让你娶……陈世美、西门庆、种猪、变态佬、法西斯、咒你得花柳……不,不对,最好现在就上西天,本姑娘,就不用嫁了。”

  轿夫小李子,听了苏暖雪的话,呆若木鸡。

  那一番话,他有些听得懵懵懂懂,有些呢,可以说是一知半解,再有些呢,真的是啼笑皆非了。

  比如那个“男生又白又嫩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”啊,那个什么“鲜花插在牛粪上”,他是听懂了。

  可那个什么“影视城”、“变态佬、法西斯”,那,又是什么?

  小李子百思不得其解,决定收工以后,去请教巷口的朱先生。

  那,可是个读书人,整天说什么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”又是什么“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

  小李子虽目不识丁,却知道,那个神仙啊,黄金屋啊。对于他们这些寻常百姓来说,都是顶好,顶好的。

  只是,这说话的,到底是谁呢?

  若说是围观者,方向却不对。

  但若说是轿中人,就是打死小李子,他也不信。

  且不说御史家的小姐,是如何的金枝玉叶,矜持有礼,断不会胡言乱语。而且,娘说过:新娘子不入洞房之前,是不能说话的。

  于是,他偷偷问前面的小齐。

  谁知,小齐不但摇头,还白了他一眼,让他好好抬轿。

  小李子不禁有些委屈,他,是在认真地抬轿啊!

  也是,喜鼓动天,乐声震耳,小齐的耳朵本就没有自己的好。再加上出阁的是两国联姻,而且对方还是有名的列国苏御史家的小姐,人人如履薄冰,听不到,也不足为奇。

  八皇子府的八台大轿,由上好的梨木制成,华丽、且沉重十分。

  小李子这一分神,又不堪重负。他敛回心神,疾走两步,跟上了其他轿夫的步伐。

  红轿逶迤,穿过朱雀、直奔西大街。尽头,那一座华丽的、却长年关门闭户的府第,就是鼎鼎大名的二皇子府。

  穿过整齐的青石板路面,转过气派的大门。又穿过两条小巷,在窄而小的侧门前。一行人止步,驻足。

  要知道,在这个门第如山的时代,即便轿中人,是御史府的金枝玉叶。因为是侧妃,照样要从侧门而入。

  窄小的侧门前,府管家闻声出迎。看到红妆逶迤,阵势浩大。他只不以为然地撇嘴,先让乐鼓停息,转而来到轿前,请蓝雪下轿。

  八台大轿稳稳地停下,各轿夫垂眉敛眸,负手而立。

  穿着京城时下最流行的对襟管家服饰,年过四十的吕福,阔面大耳,白白胖胖的脸上,狭长的眸子,忽明忽暗。他望向那袭红轿,眼角上睨,神态傲慢,隐隐的鄙夷。

  要知道,在这八皇子府里,最不值钱的,就是侧妃了。她们因为各种的利益关系,被送到越殒天的身边,至于暂时性的得宠于否,也因娘家的势力而定。

  

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没有下一章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